高层访问
史上最大规模潘天寿展从北京移师杭州

     
      今年正值潘天寿先生诞辰120周年,5月,“民族翰骨——潘天寿诞辰120周年纪念大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持续15天,以前所未有的规模,震动海内外。
     12月1日,展览杭州站即将在浙江美术馆开幕,与北京展相比,虽略有调整,但规模宏大,堪称“史上最大规模的潘天寿作品展”,共展出作品128件,写生稿36件,文献29件。
     昨天下午,浙江美术馆动用了两台起降机,终于将宽2.65米、长6.85米的《光华旦旦》布上墙。就冲这件作品,你就不能缺席这个展览——它上次在浙江展出,是在22年前。
     那么,我们怎么才能读懂潘天寿先生?再过几天,待开幕一周后,钱报艺术微信ART一点和浙江24小时将特邀潘天寿纪念馆馆长陈永怡,为我们专门撰文导览解读。
     在近现代大师中,潘天寿先生的作品是最为典型的少而精。
     作为史上最大规模的潘天寿作品展,本次展览展出来自中国美术馆、潘天寿纪念馆、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宁海县文物办、西泠印社等128件潘天寿代表作,及其手稿文献等。
     展览分为“高风峻骨”“饮水生涯”“一味霸悍”“奇崛明豁”“雁荡山花”和“守常达变”六大版块。从艺术风骨、教育贡献、画学思想、笔墨成就、构图章法、写生造化、传承创新等多方面,将画作、画论、诗词编织为一体,全方位地讲述作为艺术家、教育家、画学家的潘天寿。
     其中,“高风峻骨”版块展示潘天寿成熟期的代表性巨作,力求突出潘天寿艺术的最大特点——“风骨”。“一味霸悍”版块重点展现潘天寿作品的笔墨成就。“奇崛明豁”版块聚焦潘天寿在中国画章法上的创造匠心。“雁荡山花”版块以潘天寿20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的雁荡山写生为切入口,展示潘天寿“传统出新”创作之路的思想轨迹和实践求索。“守常达变”版块展示潘天寿在艺术创造上的传承和创新。“饮水生涯”版块通过档案、手稿等文献,全面呈现潘天寿生平、教育贡献和画学思想。
     陈永怡介绍,杭州展的空间设计上更突出潘天寿的师容、师艺、师言、师影等内涵,从而突出展览回到了潘天寿先生工作生活的地方,有更为深长的意味。
     昨天下午,一部分作品已经布展完成。最令人瞩目的,是宽2.65米,长6.85米的《光华旦旦》——潘老现存作品中尺寸最大的一幅,是他于1964年应杭州饭店的要求而创作的。
     它上次在浙江展出,是在22年前。此外,仅于20年前潘天寿100周年纪念大展、5月北京展时在北京展出过两次。
     面对如此巨幅的作品,观众几乎有一种被笔墨吞没之感。
     潘天寿先生为什么画这么多大画?画大画,当然有一些当时特殊建筑空间的需要,但更重要的是,曾经有人质疑“中国画画大画”,潘先生身体力行地反驳了这种说法。
     吴冠中先生说:“潘天寿的绘画是建筑。他的营造法则是构建大厦的法则,他的大幅作品是真正的巨构。中国国画家中,真能驾驭大幅者,潘天寿是第一人。”
     此外,也有许多在浙江很少展出的巨幅作品,如1953年的《和平鸽》,《暮色劲松》和《无限风光》。
     潘天寿家乡宁海还为此次展览出借了一些潘老早年作品。在“一味霸悍”单元中,将完整展出潘老从20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的完整笔墨发展轨迹,其中,1921年,24岁时潘天寿创作的《紫藤明月》、《凌霄花》等佳作齐齐展出。还有早年指墨作品《垂杨系马》中,能找到潘老的指印,这都是北京展所没有的。
     本次展览将一直展到2018年1月14日。展览期间,浙江美术馆还将举办有关潘天寿诞辰120周年的学术研讨会及主题演讲,包括12月1日画展开幕当天下午陈振濂主讲的《“陈设”与“塑造”:潘天寿绘画构图的“复合”式空间意识》;张立辰主讲的《重铸基石,别开新境——潘天寿与现代中国画的发展》;吴山明主讲的《近距离看潘老》以及杨思梁主讲的《潘天寿与塞尚比较的史实依据和现实意义》。
     
上一篇:合著作品、联合开发……影视IP还能这么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