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世界
铜:短期市场情绪过度乐观

     
      10月以来,铜价快速拉升,创下四年以来的新高。整体看,10月是季节性旺季的尾部,但需求端并没有超预期表现。铜价上涨是废铜进口政策、短期资金因素和长期乐观预期共振的结果,并非需求驱动的。四季度铜市需求端走弱,这意味着铜价过度乐观的涨势会得到修正。
     废铜进口政策点燃市场热情
     7月底,废七类废杂铜在2018年底禁止进口的消息一度刺激铜价上涨。“十一”假期之后,市场再度传出废六类部分进口废铜资格也将被取消的消息。废七类和废六类进口合计130万吨,体量较大,市场担忧供应缺口。
     政策初衷并非禁止废铜进口,而是禁止洋垃圾,侧重于环保角度。从相关方面获得的信息来看,从2018年起,只是贸易单位代理进口废铜资格将被取消,正常使用废杂铜的进口企业,大型贸易商并不受政策限制。进口政策并非铜价的大幅拉升的主因,主要在于市场预期的变化。
     铜的金融属性不可忽视,一旦出现利多的题材,往往资金大规模集中做多会对涨势有放大作用。从持仓来看,2017年三季度以来,国内铜市场多头持仓非常集中。
     “十一”假期之后沪铜远期曲线异常,沪铜并非严格意义的Back结构,也并非严格意义的Contago结构,其中10月、11月、12月和1月四个合约出现Back结构,1月、2月及之后的远月继续呈现Contago结构,这种异常的价差结构,意味着短期合约价格曲线扭曲。对比之下,LME铜远期曲线相对合理,继续呈现Contago结构,只不过,0—3、3—15个月的价差在此轮上涨中收窄而已。
     政策托底及宏观数据季节性反弹
     对于铜价而言,金融属性较其他大宗商品要大,因此铜价对宏观数据非常敏感,尤其是对地产数据。9月货币供应M1和M2增速环比反弹。对于货币供应和铜价二者关系而言,货币供应领先于铜价反弹,这意味着广义财政支出回暖和居民加杠杆对需求端托底的力度超预期。从需求端的宏观指标来看,1—9月基建投资同期增速持平于1—8月,为19.8%,房地产投资较1—8月加快0.2个百分点。
     为何对经济同样敏感的“黑色系”商品没有再创新高呢?笔者认为,一方面是“黑色系”需求同样遭遇环保督察和采暖季限产的冲击;另一方面是宏观指标回暖可能是季节性因素,其中表现突出的是房地产投资增速略微反弹,但是新开工面积、施工面积和竣工面积增速继续回落。其他终端行业,如汽车、家电等产销增速也延续回落势头。
     总结,从供应来看,下半年铜精矿产出明显恢复。通过进口铜精矿加工费反弹至80美元/吨以上可以看出,9月包括汽车、空调产销增速回落,电力投资对铜消费拉动有限。新兴产业,如新能源汽车对铜消费相对增速高,但绝对量才几万吨。因此,铜大概率会向下修正。
     
上一篇:2020年中国电影市场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电影市场
下一篇:十一届市委第四轮巡察工作动员部署会召开共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