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世界
场场爆满为何不多排场次一篇文章解析北影节抢

     
     伴随北京电影节的落幕,为期16天的电影节展映也于4月23日结束。在这16天内,有来自世界各地的500部优秀电影与影迷见面,也造就了又一年影迷狂欢。微影时代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电影节展映单元排片超过1000场,票房超过1100万,上座率高达65%,很多场次都是一票难求。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既然如此抢手,为何不增加场次呢?这是每个影迷心中最大的疑惑。
     展映票房为前年两倍 半小时售出9万张票
     与去年一样,今年的北影节官方售票平台依然由“格瓦拉+娱票儿”担任。据娱票儿及格瓦拉的数据显示,今年北影节出票金额1分钟破100万,5分钟300万元,15分钟500万,开票半个小时累计售票超过9万张票,再加上3月23日预售的套票,总票房已突破600万元,创下北影节开票新纪录。截止23号,展映期间共放映1000场,总票房超1100万,几乎为前年两倍。平均上座率超65%,有320场上座率为100%。其中最热门套票为日本是枝裕和导演执导的8部电影套票,150套开票46秒售罄;最热门电影是意大利电影大师安东尼奥尼的《放大》,5分钟售罄。
     


     好在虽然票难抢了一点,但是在如此大流量的抢票压力下,娱票儿和格瓦拉平稳度过,没有出现宕机现象。据悉,为了增强北影节的购票和观影体验,微影时代进行了观影指南、电影节专题搭建、网络售票等覆盖消费全环节的链条式服务。
     


     北影节官方票务平台负责人,微影时代副总裁向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经过七年的发展,北影节组织工作越做越好。比如各种导览服务越来越细致,影迷取票非常便捷,特别是参与展映的影院分布愈加合理了。今年有近500部各种题材、风格和国别的影片,在北京30家商业影院、艺术影院和高校影院进行展映。展映合作影院的数量是逐年增加的,而且在北京的分布越来越平均,几乎所有的主要城区都可以很方便地看到参展的优秀影片,这加强了观众和电影之间的联系。”
     北影节的票为何这么难抢?
     “奋战两小时,居然一张票都没有抢到?”
     “连续两年收获为0。”
     


     


     北影节展映票开售当天,朋友圈里哀鸿遍野,很多影迷表示抢不到票,北影节的票为什么这么难抢呢?
     供应少,需求多是主要原因。北影节展映的电影全是平时无法在电影院看到的经典影片或最新优秀作品,且是经过专业人士精挑细选的。
     500多部电影集中放映,每部电影的平均场次仅为两场,自然枪手。此外,与普通观影不同,影片展映期间,组委会还邀请135名中外嘉宾举办了共38场影片主创见面会及嘉宾对谈,也就是说,买了电影票就有机会与电影主创面对面交流,这自然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实际上,无论在哪个电影节,热门场次的电影票都不好买。近几年来,北京国际电影节主动和购票网站合作,已经让买票比以往变得更简单。
     展映影片如何挑选? 为什么不多放几场?
     据了解,北影节展映单元的电影挑选分为定向邀片和自主报名。组委会会定向邀约一些经典电影、电影节获奖电影等,此外,也有一些电影是片方自主报名的。
     “准备工作从去年10月就开始了,我们有一个邀片组,会根据片子获取的难易程度、是否获奖、艺术价值等确认邀约的名单。非邀约的电影会经过我们审批委员会的几轮审稿,最终确定,这种选拔很严格,每天自主报名的电影中,只有很少一部分可以进入最后的展映。从比例上来说,一般外片和国产片各占一半,各大电影节获奖电影在10%左右。”北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展映部副部长林思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关于为什么不多放几场的问题,林思玮无奈的表示,“我们也想,但是很多时候跟片方签订的合同一般就是放3-5轮。因为他们只是为了展示影片进行交流,并不是为了获取票房的目的。而且我们为了保证电影的多样性、丰富性,也不会特意只排某几部电影,会各种类型电影都照顾到,必然导致每部电影大多只排两三场。”
     在展映的时长上,林思玮表示这也是比往年都延长了的,也是多方争取的结果,“我们是从4月8日——电影节还没开始就提前放映了,这已经是之前从未有过的超长放映周期了,毕竟是在电影节期间举办的活动,不可能比电影节本身长出太多。”
     场均收入为同时段北京市场7倍 依然赔钱
     4月8日到4月23日16天间,北京市总票房为1.6亿,但场均收入仅为1400元,平均上座率为22%,而反观北影节展映单元,上座率高达65%,场均收入超过1万元,为北京市场同时段场均收入的近7倍。
     即使对比同时段大热的《速度与激情8》,北影节展映也毫不逊色。同时段,《速度与激情8》总票房为1.1亿,场均收入约为2500元,平均上座率为34%,依然不敌北影节展映。
     但即使这样,电影节展映单元依然是不挣钱的,林思玮坦言,因为除了需要支出版权费用外,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支出,加之与影院的分账,最后算下来,其实是不赚钱的。
     今年排片的时候,其实已经考虑到电影院的位置、座位数多少进行了排片的优化,得益于与网络预售,还会根据影片销售情况临时增开场次。
     看来,组委会对于抢票难的问题也非常清楚,而且采取了一定措施。笔者认为,不妨来年多增加一些影院、多增加一些场次,在展映时长尽量不延长太久的情况下,让影迷能看到更多优秀的电影,让文艺青年的“春运”得以缓解。
     
上一篇:蔡振华谈足改工作都是难啃的骨头
下一篇:没有了